天天藍天

有一種顏色叫蔚藍,載著陽光的氣息撲面而來,透明而乾淨,一不小心便會點燃人們快樂的心情,於是整個世界開始動起來,生機而明媚。

即便是我深深的憂傷也會在蔚藍的天空中散發怡盡,那些關於生活、關於愛情等人生細節就會雕刻成怒放的花朵和燦爛的笑容,爭奇鬥研。我以春天的姿態傲立枝頭並且飄飄欲仙。

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快樂的理由很簡單。跟美麗無關,而與心情及色彩有關。比如在曖昧的霓虹燈下我看不清你的臉,便會有一種氣若游絲的憂傷在空氣中飄浮,遙遠的距離扯痛了我的眼睛,其實這種距離並不遠,伸手可及,我卻抓不到你的目光。

我喜歡在空靈的月夜放飛自己的心靈,讓青春的汁液在蔚藍的天空中翩翩起舞,於是我的世界了無人跡,只有鳥語、花香、詩歌以及香茗、美酒,我攜著月光對花品茗、對酒當歌,徹夜無眠。
  
而現實呢?我卻是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不舞不歌不飲,在歲月的蹣跚中苟且偷生。我們總是在相信別人的同時也開始不相信所有的人,我們純潔的心靈開始污染,開始學會成熟,學會世故甚至學會壞蛋,冷冷的人世像冰凍的啤酒衝醒許多美麗的夢想;可在冥冥之中分明有一種浸入心靈深處的東西在蠢蠢欲動,支撐著我們堅辛而平實地生活著,歡笑伴著淚水。

人類以及有思維的動物就這樣以最無奈的方式感動著上蒼,感動著自己。

我們每天都被自己感動,被不堪記憶的細節勾引,感動這座城市的喧鬧以及支離破碎的感情,讓我們有理由忘記暫時的苦難,然而在喜極而泣的間隙卻躲閃不及撲面而來的孤單和思念。思念家鄉青得發亮的高山和藍得不沾人氣的天空,因為只有在家鄉、在那高山流水之間才會有和弦的音律。鍾子期和俞伯牙是否從我家鄉走過?但我堅信純樸而懺虔的靈魂才能找到真正的知音。一如家鄉的的寬容和誠懇柔碎遊子的心,無論身處何方聽到鄉音我必淚如傾盆。那些記憶的碎片便會重新拾起,然後剪輯成一滴滴淚,穿成串串珍珠收藏心底。壓在最底層的肯定是那個驚豔的笑容,稍一用情便會破土而出,時時激勵我向著理想的國度邁進。如果說生生世世塵緣難盡,我想這便是所謂的愛了。

突然想起詩人凱塞琳的一首詩:“天天天藍,教我不想他也難/不知情的孩子,他還要問/你的眼睛為什麼會流汗/情是深,意是濃/離是苦,想成空……”

其實天天天藍的日子最讓我們思念,思念是一壇自釀的米酒,愈久彌香。那種亦近亦遠的距離才是最好的佳釀,因為距離我們才會不了解,因為不了解我們才會思念。因為思念我們才有動力,因為動力我們的世界才更精彩。

我不希望自己變成童話裡的公主抑或是灰姑娘,那些被稱為千古絕唱的東西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而我只希望在平凡的紅塵裡守著一段如水的日子,波瀾不驚卻散發著淡淡清香。任光陰一天天地流逝,我們就這樣一天天地快樂著、悲傷著、滄桑著,一生一世。

love tudou|中港快遞|太陽傘


夏雨的洗禮

雨,像銀灰色黏濕的蛛絲,織成一片輕柔的網,網住了整個初夏的世界。

純藍的蒼穹在模糊的視線裡一點點褪色,瀟灑飄逸而過的雲朵不再自由舒卷,添上淺灰塗染滿暗沉沉的天。

五月初,季節裡纏滿炎熱的氣息,像古老的魔咒逐漸散步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抬頭,刺眼的光芒產生恍惚的感覺,那一片片單薄的雲兒就要像剝落的白粉散落下來。一直期待一場雨,解開古老的魔咒,把如此異常沉悶的天氣趕走。

細雨真的就濛濛降落,清涼輕柔的侵入肌膚。猶如上帝滴落的晶瑩淚珠,淒涼了大片山色,我的心裡還是滋生出絲絲雀躍。

清冷的孤獨總是纏繞著我,於是我喜歡上了文字。在筆端織成了一個個繁華似錦的青春、天荒地老的誓言。然而在這個炎熱的季節裡,幽怨和抑鬱仍然埋伏在骨子裡,我卻再也寫不出安靜的文章。節奏性跳動的心臟就像是一株飄浮在海面上的水草,對即將到來的大風大浪深深恐懼著,我已無餘力輕舞一曲我的哀傷。

手觸摸上鍵盤的那一刻,就觸動了一場悵惘的輪迴。我飄搖站在即將沉沒的船上,我看見一襲風浪撲過大把大把碧綠的水草,接著捲起小船,而那些侵過自己淚水的文字越飄越遠,悲劇結尾。而事實上,坐在電腦前的我已是汗流浹背,那些自能說是渾濁的液體緩緩流失,帶走我寂寥的文字,卻帶不走我圍繞在我身邊久不消散的浮躁氣息。

我期待一場能澄清心靈的雨,紛紛揚揚融入我的身體,給我簡單輕快的洗禮。所有這場雨下來時,我如何能不興奮,我彷彿看見至清至純的聖水,散發著銀白色的光芒,一點一點在身體內流轉。

院子裡綠嚶嚶藤條散發著初夏裡的繁榮,纏繞在一起接納雨水的滋潤,卻又在在蕭蕭雨聲中瑟縮不寧,回憶著光榮的過往。那些漸漸淡去的光陰在輕飄飄的雨水里明晃晃顯現出來,突兀又飄渺,卻始終已如遺跡般鏽跡斑斑,滿目瘡痍。只不過在濛濛殘雨籠晴的淒婉裡,心裡一陣釋然。

一些愉快具有生氣的東西從灰黃斑斕的花紋裡冒了出來,凝聚成和諧的色料蕩漾在銀灰色的天地間。

一把把顏色各異的雨傘在朦朧的雨景中漂浮著,我淺淺的浮上笑容,鍍步站在雨地裡,柔柔的涼風像是女子白皙修長的手臂,觸碰到的是冰涼,收藏到的是溫暖。不消片刻,全身已被涼涼的感覺包圍,心裡一口口濁氣消融在風聲雨聲裡。

我想浮躁正在一點點離我而去,注入心裡的是綠油油的生氣,像在透露新生命萌芽的希望。一切彷彿就要結束又在重新開始,在這個朦朧卻給我近乎透明魅力的雨簾裡,該走的走了,該來的來了。

而那些走失的文字終是不忍捨棄我而去,以另一種姿態降生在腦海裡,而它似乎也在伴我成長,已經改變了容貌、盛氣,卻更加成熟。

我在雨地裡邁著細碎的步子,漫天的清涼捲起衣衫,豪氣更盛。

有人說,愛上文字的人是不快樂的。是的,我一度在這個燈紅酒綠的世界裡茫然,把他人永遠無法讀懂的憂鬱埋在心裡,在茫茫天地間停步不前。可我如此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站在人潮奔湧的路上,接受著異樣目光的端詳,依然喜笑顏開。

雨徐徐地下著,只有一點點細細的淅瀝瀝的聲音。

接受一場夏雨的洗禮,心裡澄淨如洗。

好友博文:
可可的繡莊.
童年的水墨畫.
牛蒡沙拉.
水也有它的“生命期”.
煮飯前要泡泡米營養有美味.
哪些人不宜食用冰鎮綠豆.
烹調中怎樣用油.
jadelung.
五彩松糕.
晚餐吃什麼可提高睡眠質量?.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