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開過的故鄉

渺渺紅塵,三千離殤,捲走了多少油紙傘下的淚,又有多少望穿的秋水風乾在斷橋之上!回望老去的時光,煙波溟濛,斜雨含涼。是誰把那五百次的回眸撰寫成美麗的諾言,輪迴路上雕刻在三生石旁?是誰把那一懷執念羽化成千年的等待,青石板上站成了一個永恆的雕像Decoration Company

彼岸花開,花葉分離,誰負了誰的情,誰斷了誰的意?瀜滭忹誰的眼淚灑在相思河上,相思河水又流在誰的夢裡?歲月蒼瀾,花開一季,相思樹下又憔悴了多少紅男綠女?

滾滾紅塵,云云眾生,我何嘗不是那戀在花前月下的青衣少年?瀜滭忹打馬江南,踢翠踏紅,挽一袖脂香,攬一懷春風,擁花而笑,攏月懷中,癡纏三千,風情萬種。有花方酌酒,無月不登樓,賞盡花月夜,一盞醉春秋。淺踏流年,那丁香般的女子,芬芳了我的青春,也斑斕了我的一簾幽夢織髮

夢,可長,可短。一覺醒來,凡體又回到了人間悲塵世,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記得少年騎竹馬,轉眼又是白頭翁。回望來時路,風捲薄涼,草木凋零,夕陽晚照,一地殘紅。那馬蹄踏過的痕跡,風化成平平仄仄的詩行,與歲月訴說著長滿青苔的故事。

那老去的時光,游弋在晨鐘暮鼓裡,絲絲縷縷,抹了一地蒼涼。昔日的古巷,少了一位丁香女子,那溫暖的微笑,不知凋落在何方。一冊古卷,一把油紙傘,不知何時散落在路旁。月隱西樓,花謝東窗,那紛紛揚揚的塵埃,封殺了古琴的淺吟低唱假髮

一懷溫柔,我不知安放在哪裡,一臉甜蜜,我不知讓誰來品嚐。我收拾起這段被月光漂洗過的舊事,沿著古韻跌宕的禪道,向一座檀香繚繞的古剎走去,我心皈依!

其實,一個人就活在夢與醒之間,夢裡是一座快樂的城,醒來,卻傾倒成一眼的殘垣斷壁。青春大??廈雖好,瓦簷漏下的陽光有可能把你砸傷。幽谷雖靜,可那最原始的美卻能安撫你疲憊的心靈。我嚮往一片淨土,我願脫下一身煙雨,拂去兩腳風塵,端坐在祥雲籠罩的蒲團之上,頌經,聽禪,尋靜往事樁樁,我願把它敲碎在木魚之上,讓那寧靜淡遠的禪韻,騰空我曾經膨脹過的心房。我願讓思念飄落,化為蓮花一朵,讓那汩汩的花香,流成一條美麗的小河 商務中心……

當親生孩子一樣好好待她

去年快過春節的時候,是一個中午,我在街上遇見了孤單的你,不經意我只是多看了你一眼,你就一直跟著我走,我好奇地回過頭看你,你也停下來望著我,我們之間隔著大約一米的距離,但我讀懂了你的眼神,憂傷中飽含著淒涼,但你的表情還算可愛,唉,你像是個無家可歸的孩子跌打……

我猜你一定是餓了,我好像聽到你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汏鍴趧於是我帶著你走進了一家快餐店,你知道嗎?其實那時我已經吃過午飯了。我剛選了張空桌坐下來,你就听話地坐在我旁邊,你很乖,把我當老朋友,感覺一點也不生疏,我點了份回鍋肉,老闆端上來,你只是聞了一下,卻沒有吃,是不是嫌辣?都說飢不擇食,可你在落魄的時候,仍保持你高貴的生活習慣,我開始欣賞你的個性。

我又點了盤豬肝,叫老闆不要放辣子,老闆端上來,他眼神帶著不屑,可能有點恨你,居然不贊成他的廚藝,這次你開始吃了,看你吃得津津有味,店老闆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呵呵。你一頓連吃了三份豬肝哦,我暗自夸你胃口好,付錢的時候老闆誇我好捨得。其實店老闆不知道,以前我們素未謀面,今天,只是我們初次相逢。

原以為我們的緣份就此結束,吃飽喝足的你應該回家了吧,可是你還是跟著我,不離不棄,看你那份堅持和對我難得的信任,我有點感動,不知不覺中走到我停車的地方,我發動了車,你仍然站在車邊望著我,眼神還是那麼憂傷,像是捨不得我走Pre Wedding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你嗓子嘶啞,說什麼我根本就沒聽懂。我問你的家在哪裡?你搖搖頭根本就沒有回答,只是傻傻地望著我,難道你是個小啞巴?我該如何和你溝通交流,我又該如何送你回家呢?外面吹起一陣寒風,你的瘦弱的身子在風中楚楚可憐,現在是隆冬,信佛的我動了不忍之心,只好打開了車門,你一下子就坐在副駕駛位置,一點也不害羞,落落大方,這下我們距離近多了,我仔細看了一下,你長得真的是很漂亮哦,眉清目秀,外表至少可以得九十分,毫不誇張地說,你算得上是個美女……

我開著車,在城裡來迴轉了幾個大圈,不敢把你帶回家,你顯得有些不奈煩,唉,有些事你不懂,至少我得想好如何給我老婆大人解釋,我還有個小女兒快七歲了,她也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哦,我們家的事一直很民主,都是舉手錶決的,如果她們兩個不喜歡你咋辦呢?還有,晚上,你睡哪裡呢?諸如此類的問題我都要在回家前先考慮好,不然,明天你可能還是會再次流落街頭,那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過年了,誰都應該有個溫暖的家嘛,最終我還是硬著頭皮把你帶回家了,打開門,我還來不急介紹,你比我還先進屋,到處亂闖,哦,糟糕!

妻子正在看電視,見到你進屋,從沙發上一下子站起來,怒目圓睜,大聲責問:“誰讓你帶她回來的”。慘!

女兒正在玩電腦遊戲,見到你,喊了聲:“媽呀,就躲進她的小臥室不敢出來了”。我想,這下完了婦科

丈母娘剛好也在,很驚訝地望著我,雖然不說話,但顯然她在等我的回答。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黨的政策我是最明白的,我只好老實交待:“我不認識她,是她自己要跟到我的,然後我講了我們認識的經過,心裡滿懷委屈,你也可能見勢不對,又站到我身後邊來了,我一團無名火無處可發,大聲對你喝斥:“別動,坐下,老實點! ”這句話你倒聽得懂,立刻坐在我邊上,畢恭畢敬,不卑不亢!暈,你倒是沉得住氣!

家裡靜得出奇,還是丈母娘出來解圍,說道:“豬來窮,狗來富,貓兒來了戴孝布,家裡來狗是好事,餵到起,你們不要我要”。呵呵,救星啊!

丈母娘問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做個順水人情,說:“媽,你懂得多,你喜歡就給她取一個名嘛!丈母娘沉思一會兒,說:叫來福吧”。

我立刻高舉雙手錶示同意,同時大聲喊:“乖女兒,舉手錶決哦”。女兒打開一條門縫,小心翼翼地望了你一眼,我使了個眼神,她頓時心領神會,堅定地也把小手舉了起來,妻子還在猶豫不決,我趁熱打鐵說:“老婆,看嘛,好可愛嘛,毛乾淨,不亂叫,有素養,還很聽話,媽媽老人家都喜歡達嘛,而且,家人還舉手錶決民主通過了的哦,過年過節的,莫掃興嘛,我看這是我們家的財運來嘍”凹凸洞

妻子將信將疑僵持著不肯鬆口,我拍了拍來福的脖子,說:“去,見下你的新主人”。來福走到妻子腳邊,聞了聞,乖巧地搖著尾巴,可勁地顯殷勤”。我忙說,“不得咬人,放心摸她嘛”。妻子大起膽子摸了一下來福的頭,來福的尾巴搖得更起勁了。妻子臉上終於露出笑容,開始以主人身份吩咐道:“來福??,晚上莫睡著了,聽到響動要起來叫哦,把家里東西守好哈”。

女兒這時從臥室跑出來,也來摸來福,很快就你追我逐,嬉戲起來,呵呵,簡直當成活寶了。丈母娘這時已經開始在衣櫃裡找舊衣服給來福做窩了。

全家人都笑起來了,哈哈哈哈……皆大歡喜。

後來經獸醫簽定,來福,是西伯利亞哈士奇(siberianhusky),原始的古老犬種,名字的由來是源自哈士奇獨特的嘶啞叫聲。在西伯利亞東北部的原始部落楚克奇族(Chukchi)人,用這種外型酷似狼的犬種作為最原始的交通工具來拉雪橇,現在是一種流行於全球的寵物犬。

陽光下慎重的開滿了花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了我想要遇見的;於千萬年間,時間的無涯荒野裡,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恰好遇見你端著托盤,穿梭在擁擠的食堂裡,轉身的一瞬,突然看到拐角的你,心頭一動,也許是太像了,那副面孔,就像烙印,刻在了我的心裡電單車

也許是上天特地安排了這場美麗的邂逅,閄棹嵗 以後的日子,我們總是不期而遇。食堂裡,距離很遠的面對面坐著,看著你,吃飯,食而不知其味,卻不知哪來的開心;網吧裡,你在玩遊戲,我在做表格,不知何時,你換到我的身邊,開心,卻不敢多看一眼。四目相對時,彼此總來不及躲閃;校園的林蔭小路上,如同所有的陌生人,我們擦肩而過,卻在轉角處,彼此回頭,我看的是你,你看的是誰?在也許這一幕,只是巧合。時常希望校園裡到處都是你的影子,期待每一次的相遇也許真的是你們太相像,日夜思念的人啊,終究變成了遙不可即的夢,寄託,你便是載體買平板電

我以為,我已經把他藏好,藏在那樣深那樣冷的昔日的心底;我以為,只要絕口不提,只要讓日子繼續地過去,他就終於會成為一個古老的秘密。你的身影,關於他的回憶,依舊太長,依舊深刻,不眠的夜,太長,洩露了我隱藏的憂傷。


是呀,讓我如何遇見你,在我最美麗的時刻?我不知道今生這場邂逅是不是我前世的祈求,不知道你無視的從我身邊走過,你的身後會不會也落了一地那凋零的心。也許是前世我們太多的回眸,換來了今世的擦肩而過;也許是前世的情緣未了,追溯到今生,我們終究認不出彼此…

種種的種種,皆源於那場美麗邂逅,萌動的心,因你而起。可是啊,不願感情成為一種阻擋,不願再被淚水沾染上,最思念的那張臉龐,也許在最深的角落裡,我要試著將你藏起,藏到任何人,任何歲月都無法觸及的距離是你,讓我決心放下一切。你達達的馬蹄,雖是個美麗的錯誤,雖然你不是歸人,只是個過客,卻撫平了我內心的傷口不知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們會不會再不期而遇,而你我,卻早已忘記了曾經,有過這一場美麗的邂逅婦科

謹以此文感謝那個未名的陽光男孩,是你在不知不覺中承載了我的希望,讓我重新振作起來,不為感情所羈絆,也紀念在大學校園中的那場美麗的邂逅。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