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成為了我的回憶

家裡的院子已經不復存在了,風景也好,人物也罷,走的走,老的老。時間如同一陣風吹走了上帝眷顧我的每個幸福瞬間,給了現在嘻嘻哈哈的我,有一種放手叫做美麗,有一種美麗在曾經以後,有一種美麗是遺失的回憶……

當我拾起零碎的記憶,雖然不能拼湊出完整的畫面,但該流進我心裡的早就流進我的內心深處,這座院子就在我的內心深處!

我家的院子春天裡有殷紅的桃花;夏天裡有粉白的槐花;秋天是艷麗的楓葉圍繞;冬天池水清清,哈出的霧氣,透明澄澈,可以見底。這樣一個四季美好的院子裡有一個溫馨的家,那美妙的iPad mini保護殼旋律在我的心頭飄蕩,掛在一根根五線譜上,帶我走進家的概念—平和,微笑總不缺少的整天。那是我家的院子,不會空曠,不會寂寞,耳邊陣陣嘮叨如風鈴般飄來的清脆的聲音,便是召喚,家的召喚,愛的召喚。

院子裡唯一可以讓我留念與回憶的只有兩樣:一個是一條狼狗,另一個是曾經擁有,現在遺失的歡笑……

狗狗從小到大陪伴我十二年。整整十二年裡,它的調皮搗蛋依舊浮現在眼前,如果沒有記錯,它是為了一隻野貓的取愛,而讓家里人把它打傷了,打出了血,我爸是個殘忍的人,他的毫無顧忌,它的鼻子的血就一滴滴掉落了下來,我知道,其實是我任性,家裡寵物狗多了,換個新鮮味,惹惱了狗狗,怪不得它那么生氣。在我委屈的哭泣聲中,把的一棍子打在它的頭上,我倒也哭得更厲害了,這豈不是無厘頭的事兒?

家裡的歡笑是第二個值得我懷戀的。我喜歡在婆婆的腿上粘著,在月色下聽她講和我以前的故事,有時也擺點龍門陣,悠閒、愜意的生活就不會感到倦意。我最喜愛的是爺爺那久不啟齒的微笑。他特別高瘦,活生生的像一個樹杈在我面前樹立著,他說的最多的是婆婆的那句: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直到現在,每回去看他們一次,他們都會念念。domestic helper

他們說:我的小孫孫,從這麼小道這麼大啦,可別忘記小時候是我們一把一把服侍著你長大啊!我知道,他們說這話的時候,是在說他們老了,陪我的時間不多了,希望我能夠有空多去看看他們,他們再也不能想抱抱我盪鞦韆了。每次走的時候,他們常說:有空要回來看看,除了這些,我能夠知道的就是他們的勤勞簡樸。

如果此生心有所憾

生與死之間,夾藏著我對你的愛。我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也不知道該如何去結束。如果曾經有過,我應該能聽得到那澎湃的心聲。難道這一切只是我為自己虛擬的一個世界,我苦苦的掙扎,可你卻在社會的現實裡品著茶,笑看這一場鬧劇。你笑了,但我哭了,哭的那麼的傷心,哭的心碎了,哭的肺裂了。你永遠也體會不到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更不能感覺到我的心海翻滾著對你的濃烈情愛。如果一定要把它釀成一杯苦酒,我願意用手心容下苦澀的烈酒,過濾那些不屬於我的情感。走進一個人的夜,將自己無法抹去的記憶埋葬在你遺忘了的世界裡,讓它去吮吸你眼裡未流出眼眶的淚珠。那裡,應該吹著蕭瑟的秋風,你長長的衣袖飄飛,我睜開眼,推開石棺,享受著有你陪伴的光陰。光陰匆匆,你在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踪,我踏遍千山萬水,也未尋得你半絲足跡。如果可以,我寧願化作一隻蜘蛛,爬上你的記憶,吐出一根根細細的蛛絲,編織出一個能網絡你所有寂寞的蛛網。

從此,你的記憶在我的心裡沉澱,堆積成一座矮矮的墳墓。我用雙手刨開墳墓,在裡面挖掘出一些我的影子。這些影子已經奄奄一息,刺眼的陽光將它們的魂魄灼燒。熊熊的大火就在我的眼裡燃燒著,我乾枯的眼眸再也擠不出一滴苦澀的眼淚。就這樣,我躲在墓碑後麻木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回過頭來,煙已消,雲已散,彷彿從未發生過,只是我的心裡從此缺失了一種會令我心痛的感覺。沒有了它們,我們能活下去,因為被歲月麻痺的身體已不需要情感了。

沒有情感的我以為自己從此可以逍遙於江湖,哪知當自己脫離了情感的束縛便也就變得身不由己了,結果,自己只能像只受傷的杜鵑一樣哀鳴著,希望啼出心裡那口腐臭的惡血。這些血自你消失在我的視線里之後便就死了,它們像你一樣和我撒著嬌,再也不肯像你一樣活蹦亂跳了。其實,流淌才是它們生命不可缺少的運動,而它們因為你,因為我,把生死置之度外。從此,它們不再呼吸這發臭的空氣,它們的心臟也不再按照我對你的愛的節奏而跳動了。它們的生命不應該就此停步,它們應該像你的腳步一樣溫柔的前進,踏起一方塵土,將我對你的愛隱藏在生死之外。

惆悵的心挽不回傷感的情,只能徘徊在你的心門外,等待時光剪輯你的身影,制出一幕幕沒有憂傷的畫面。我想,畫面裡的你應該於萬花叢中,追逐著驚醒了你幽夢的蝴蝶,採摘著喚醒了你情愛的艷花,然後大聲的笑著,奔跑著。如果不是這樣,那我願意攀上一棵直插雲霄的巨松,將日月摘下,藏在你我的心房裡。這個世界只要那些搖搖欲墜的星星便就足夠了,淡淡的星光能照亮一切,能使死寂的夜變得萬里無雲。

也許我的生命中應該衍生出一種傷感的美,只有這種傷感的美才能彈出我心的憂傷。我不願流淚,更不願為誰嘗試撕心裂肺般的痛徹心扉。因為值得我這樣做的人還在我的心裡邁著步,等待我雙手抓住鐵欄去探望。我知道她並不屬於這裡,但我還是自私將她囚禁在我的心房裡。我的心房,不應該是一座囚禁別人的監獄,也不應該是一座埋葬自己的情感的墳墓,而是一座空空的無主之城。那裡有日月輪流傾瀉愛的溫暖,有飄飄飛舞的螢火蟲四處散播情的溫柔。而我的那些骯髒的思想則匯聚成一溝死水,它們涓涓的流著,污染我心裡每一處純潔的淨土。從此,我的全身散發著像血一樣的腥臭味,沒有人願意與我同行。就連你走過我身旁時也捂著鼻子拷打我脆弱的自尊心,意志消沉的我蹣跚而行,路過你的心門,決定不再叩問你的心事。

在夏日里納一份涼

你說一個人沒有工作剩下的積儲是不是應該省著點兒用?我可不想當小偷或者什麼通輯犯呢,犯不上,就算是身無分文而且又找不到工作的話,我情願一死也不要當千古罪人那麼丟臉,這就是我的作風。

電驢子可是要養的,對於我都快把鈔票花光了要怎樣才能讓它緩緩呢?那就是學會節省,能省則省,可能也會有很離譜的時候,不管啦,能省錢就是王道比什麼都強!這天要去胖子家玩,隨便換了件衣服穿上破舊的一代迴力布鞋。我決定不騎電驢子了,不就是去玩嘛踩個腳蹋車就得了,因為夏季真的是炎熱交加,我就順便戴上自已花錢買回來的草帽當回草帽小子唄!

怎麼說呢,這種感覺像是回到以前上學的時候,那時候也是沒什麼錢,騎著腳蹋車隨處亂開去的很自由。我現在馬路上不用管電子警察,愛逆行就逆行,不用看紅綠燈的眼色愛啥時候走就走,用不著擔心衝紅綠燈罰款那些愛有多麻煩就有多麻煩的事,腳蹋車是最牛的橫衝直撞的傢伙,怕了吧呵呵!這可讓我流多少汗珠呀,沒事反正家呆了那麼久動也不動就可以趁現在好好煅煉一番鬆鬆筋骨,免得它變得不靈活的廢鐵一碰就壞了。草帽是個好東西,它能讓俺不受到外界的折射,同時也可以讓人變得很帥,因為這個帽子是上品的關係,這說明下這跟普通的清潔阿姨戴的那種不一樣的,是完全的不同的,總之不是那型就是了。

可能是青春復燃讓人渾身充滿幹勁,像是小學生那樣有活力啊的一聲就拼命向前騎呀騎有點興奮了,完全不顧世俗的眼光愛怎麼著就怎麼著,還真是回到學生時代那種青春活力,好久沒這樣痛快的享受過呢!

來到胖子家樓下撥通他的電話,他丟下了車房鑰給我,把車子放到裡面去我上去了,他家可真夠熱呢!炎熱的天氣讓他脫光了衣服,他遞給我一碗黃皮我拒絕了,這實在是太酸有夠我受的,堅決不要咯!他看會兒電視邊說他老婆公司給了台主機她,讓她在家中做帳的,聽說是有個3000塊左右,自已買了台顯示器,現在他這筆記本里有些關於廠裡的圖片,他想轉到那新主機裡,這如果有那個讀卡器優盤之類的就很輕鬆寫上去,不然就得在這插入3G資費卡用郵箱發到另外一個郵箱再從房間裡電腦上登入來接收罷了。

胖子問我為啥騎腳蹋車來著,我把具體情況告訴他,他笑了下:“原來混得這麼好,都沒錢餵電驢,自已餵自已也不咋樣啊,沒向父母要錢啊?”“才不要呢,反正在家吃飯不花錢嘛!”當幾天的搬運工恐怕也是熬不住滴。 。 。打開了筆記電腦找到文件夾突然讓我想到他的上網卡里面是可以讀內存卡的,打開一看果然跟我家一樣,我把手機內存卡取出來就去寫入,他說回房間用空調比較舒服就進去,呵舒服多多沒有了悶氣,這房子還不錯哦!トシオさんがある日夢を見た The lack of Belfast people 日本の食文化 Germany Sea Shepherd Do presidents have food tasters? The Waikato River jump The process of estimation of charter schools Colbert Bush won the Democratic primary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Kenya interim results 忘れられないお弁当

溫情與幫助也缺失了

走進城裡,樓越來越高,像大地上一夜之間長出的臂膀,拼命的撫摸著天空,爭搶著陽光。人居面積不斷增加,卻與大地的關係越來越疏遠。就連那鏈接屋內與野外的屋簷也漸漸缺失了。屋簷其實是房子??溫柔而善意的延伸。站在屋簷下,身後是溫馨的世界,眼前時精彩的歲月。

兒時的不少時光就是在屋簷下度過的。站在簷下,看青瓦溝如線的雨絲飄逸而下,輕輕擊打規則的簷水,或者掬一捧在手,感受雨意的潤澤和清涼。或者撿拾從天空輕盈舞下的雪花,舉起木棍敲下晶瑩的冰筍。或者背著父母偷偷摘取未經風霜舐舔而待成熟的柿餅,搗拆燕子苦心壘築的泥窩。一切歡快而幼稚。

屋簷也是流浪者存身的天堂。一次,我推開門,被躺在屋簷下的母子嚇了一大跳。霧氣正濃,秋風瑟瑟。那母子蜷縮在屋簷牆根的一角。岳母單薄而破舊的衣服緊緊裹住兒子的夢,而自己哆嗦成一團,嘴唇烏青,發紫的手不停地撫摸兒子的頭顱。我毫不猶豫地把岳母為自己準備的干饃放在了那母子的身邊,儘管我知道那天中午放學自己會餓著肚子回家。不知那母子後來是怎樣離開的,我卻記住了那難以釋懷的一幕。此後,我總是有意無意的拿起笤帚,把屋簷下那些坑坑凹凹的土地清掃得乾乾淨淨,就連細心岳母也無法猜度兒子的良苦用心。

後來,我上了高中,每週六,都背著一隻背簍和一背簍的干糧來來回回往返在從老家到縣城的二十多里山路上,風雨無阻。路途經過幾個村莊,每家的屋簷都是我愜意的歇腳之地。我把背簍放在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屋簷之下,緩解自己疲憊的身軀。這時。每每都有那些坐在屋簷下做著活計的老奶奶,慈眉善目地遞給我一碗甘洌的涼水。幾年的高中生活,沿途的屋簷給了我許多方便和關懷。淳樸的民風呵護了我的孤單,也餵養了我的思想

還記得,剛進縣城那段日子,每天從我擁有兩居室的那座住宅樓下出發,穿過一段林蔭覆蓋著的田間小徑我沿著小城裡的小小巷道,拐彎抹角,依傍親切而樸素的屋簷,抵達辦公室。多少個早晨與黃昏或者午時,我躲過了炎陽烈日,瓢潑大雨。那高高矮矮、寬寬窄窄的屋簷,蜿蜒成我心中的一道風景。

離開家為了幸福去追求

剛來大都市闖蕩的時候,孑身一人,除了一個行李箱裝了一些換洗的衣服和日用品。家就變成了一種奢望,在朋友處打地舖,在十元旅店落腳,每天的糾結就是盡快找到一個工作,找到一個自己的空間,結束這種四處為家看人眼色的落魄境地。

終於找到了工作,住在集體宿舍,雖然三人蝸居一室,總算有了一張憑自己能力獲得的床位。躺在床上,流浪的心終於暫時得到了慰藉的港灣。雖然集體宿捨不能稱為家,但終於有了一個屬於的自己的方寸空間,可以躺在床上自由自在的遐想,甚至做一些關於家的美夢。

隨著時間的推移,職務的升遷,工資已有了一定的增長,借債來大都市闖蕩的我開始有了積蓄,想要一個家的願望變得非常迫切。於是,在公司的附近租了一個一房一廳,雖說房租花去了月工資的近一半,為了有一個屬於自己獨立的空間,為了有一個像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的家,咬咬牙就做了。雖然是租的房子,但第一次在大都市有了家,心情無比的愜意,把這個消息用電話通知了千里之外老家的妻小時,竟然激動的留下了眼淚。

不久,把妻小接到大都市。妻兒沒有來以前,朋友每每問起我家在哪裡,我總是報上老家的地名,而問我住在哪裡就告訴他出租屋的位置。沒有家人的出租屋其實根本不能稱做家,妻兒的團聚讓賦予了出租屋家的含義。妻兒的到來給家帶來的生機,帶了陽光,孩子的歡笑,夫妻的恩愛,家充滿了溫馨和幸福。為了夫妻團聚,為了讓小孩在大都市接受教育,為了家,為了一個完整的家,為了在都市有一個溫暖的家,妻子決定辭掉內地工作和我一起在大都市打拼。

孩子到了上學的年齡了,出租屋的附近有沒有學校,為了幼小的孩子,在一個幼兒園的附近的小區花上半個月的工資的租金租了個一房一廳。搬家的那天,一台小貨車就拉完了我的全部家當。此刻我心中有一股莫名的酸楚,其實在大都市真正屬於家的就是我和妻兒,所謂的家當就是寄存在出租屋的行李,沒有自己的房子,家總是在漂泊。

“孟母三遷”的故事在我的家裡來了一次翻版,孩子上小學、上初中、上高中讓我不斷搬家。為了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砸鍋賣鐵也要當“孟母”。可這就苦了家長,眉毛一樣的工資,怎麼抵得上鬍子一樣的物價,不斷攀升的房租成了家庭最大的負重。經濟的壓力讓家裡少了本來祥和與歡笑,租住的面積也不斷縮水,甚至到了後來承受不了租住獨立的一房一廳的租金,無奈與人合租全家蝸居一室,“小家”變成了苦澀的“大家”。家的樂趣一下子變成了苦楚,排隊上廁所、排隊洗澡、排隊用廚房,漂泊的家變得傷痕累累。

也許困難是人生的財富,蝸居的日子磨練了孩子的意志,出類拔萃的孩子順利的考上一所重點大學。錄取通知書來的那一天,家彌滿了人生最幸福的色彩,十多年的漂泊化作喜悅的淚水。揚眉吐氣的我,當天就向公司請了假,在大都市的郊區遍尋便宜的二手房,準備按揭了一個一房一廳,讓家不再飄泊。
The giant's garden
There is no life, there is no all
一樹菩提花,開在相思的季節
You only live once! Do not live too tired
愛他(她)切記要用心
果然,他做出來
Belgian chocolate stamp has it licked
看電視究竟有哪些危害呢?
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首先要有“流水”
雨和雨天的認識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