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顆流星一閃而過

現在的望江南就如路邊草,沒有幾人拿當一回事。雖然沒有人拿當一回事,望江南仍然綠在路邊,使路邊不寂寞,使路邊不乏味,向天空發出綠。

到如今,望江南已到世上近四十載。但是望江南現在仍然是功未成,名未就。由於功未成,名未就,望江南現在仍然是沒有幾個人能認識。在追名逐利當今時代,望江南曾經不想做默默無聞野草,想成為令人注目的樹。但是在當今時代,出名又何其艱難?沒有奇特才幹,又何能出名?隨著時光流逝,望江南越來越認為人能做多大事,也許是命中註定。有的人二十幾歲,就名揚天下,如王勃、如駱賓王、如李賀。有的人七八十歲,還名不過村,如我的祖父、我的父親、我的叔叔、我門旁鄰居。望江南常讀古書,常常在想如果沒有周文王,哪有薑子牙?沒有劉邦,哪有張良?望江南有時在想與浩瀚宇宙相比,我們只是一粒塵埃。也許我們死老鄉間,也不會名揚天下。

也許有一天,有人無意看到望江南文章,望江南是誰?望江南是什麼樣人?女的還是男的?他出生什麼地方?人是高的還是矮的?人是精明還是糊塗?還有沒有他的其他材料?他的父親、母親是誰?他有兄弟幾個?也許望江南早也不在人世,長眠在另一個世界。因為畢竟人在陽世很短。就如我們讀唐詩無名氏詩,無名氏是誰?無名氏是男的還是女的?是北方人還是南方人?現在也無人知曉。望江南曾經做首詩,詩中有這麼一句:我只是一顆流星,曾經來過宇宙,我要向宇宙中發點光,我要在宇宙中留點風、留點雨。

望江南平時喜歡讀書。讀到好書,甚至會廢寢忘食。望江南特別喜歡讀《史記》。每讀《史記》,望江南總是讚歎:司馬遷太偉大啦!望江南多麼希望自己成為像司馬遷一樣的人,敢於寫真文,不阿諛權貴,能夠寫出像《史記》一樣千古絕唱。花言葉*「繊細」 写真は先週末、 残りの30%… 目の前の壁を嘆く前に 足掻き 無自覚な依存 忘却から贈るエール 非公開項目 逆光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追夢霧裏探花凝水晶

紫色的花海流逝著沉甸甸的憂傷,是因薰衣草之戀卻停在了非主流的時光之外。悸動的心被迫傾聽著傷感的旋律,刺耳的割傷了唇角的微笑。朣孔中的堅韌,腦海中的磐石,與你牽手普羅旺斯許下今生絕美的誓言求職

旋轉的時光若夢似幻,千年的芳華輪回薰衣草的清香,淡淡的如醉如癡。和煦的微風輕輕吹過,蕩起一片紫色層次的波浪,滾動著別有一番的精緻。又仿若天庭雨,溫柔的揮灑在你我璀璨絢麗的天空。

低頭嗅著薰衣草不沾惹塵埃的獨特芬芳,紫色的回憶承載著墨香繚繞癡情。羊毫落筆處盛開一抹溫馨的花語,若隱若現靜守在紫色的浪漫空間。岸邊,沉靜小橋流水;沐浴著邂逅的夕陽晚照。

靈動的溫柔仿佛薰衣草上顫動的露珠,濕潤悠長的往事在指尖纏繞纏綿。熏香怒放的生命,是流瀉於花草間的賞心悅目。一抹紫色的扉頁輕輕掀開,闌珊了薰衣草悠悠夢幻;暗香掛滿盈箭袖,點點溫馨兼職

柔柔的輕輕的喚醒睡夢中的紫色浪漫,我與你緊緊相擁在那一片波浪般的溫馨花海。此時那愛的情結就在這蔚藍色的海洋懷舊古老的留聲機,悠然一笑的靈魂唯撚一束紫色情殤;迷醉在普羅旺斯空靈的氣息中。

淡淡的紫色花間走過我孑然一身,柔柔的指肚觸摸思念之崖。生命如燈如燭光,愛情如金如鑽石;生命如流星在天際劃過,留下的是一抹淺淺的痕跡。愛情如不滅的精靈,留下的是久遠流傳的永恆。

雙手捧起薰衣草,一遍又一遍的默念著愛人的名字。我在美輪美奐紫色浪漫的包裹下,靜悄悄的聆聽她的花語;隨風搖曳傾吐仙音:等待愛情,守護愛情。只要我們心中有一片藍色的薰衣草天空,倘佯在紫色溫馨的氛圍裏;擁著你我最愛的人白頭偕老防脫髮

一簇簇紫色的花海,奔湧著浪漫溫馨的情愫。絢爛的光芒在陽光下泛著迷人醉人的紫晶瑩,鮮亮亮的愛情掠過紫色的夢幻,彼此的心啊都做了對方幸福的俘虜。滾滾紅塵,直角拐角夢裏夢外;牽痛了那一抹深深的思念。割疼的離殤回憶,濕了一地的春夏秋冬。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