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的時候

小學的時候,我是班裏愛鬧騰的主,班委競選永遠落選,唯一當過兩個禮拜的數學課代表、當過半個學期的體育委員,還記得自然課老師說要蚯蚓做實驗,我就和班裏七八來個同學下雨天跑去操場折騰。誤了數學課。結果被罰站……還記得那時候課桌上有三八線,和同桌男生相互鬥嘴……還記得那時候最怕同學說“告老師”,最怕老師說“請家長”……

那時候,從沒想過要努力什麽,奮鬥什麽。只知道每天要以最快速度做完作業。每天下午最後一節課都是自習,總是搶在第一第二個完成作業,然後大筆一扔,“呼,做完了”——然後享受著其他同學的驚呼“好快啊”回家就是看電視看電視還是看電視。

可是,你憑什麽不相信,小學裏最鬧騰的,坐最後幾排的孩子沒有未來?

你是否還記得,當初小學班裏最優秀的學生,現在和你差得多少?

初中的時候,第一次期中考,莫名地門門拿了第一。然後頭一次沾沾自喜,頭一次覺得自己似乎還是那麽塊料。然後第一次被老師正式表揚,鼓勵,被重視,被同學追捧……然後被選爲班長,然後開始了長達7年的班長生涯……然後有了各種工作經曆,有了各種嘗試。

或許你會說,如果我永遠沒有這樣的成功一次,是不是就不可能有以後的這些。

你憑什麽不相信?你可以學得更好,你考得不好,但是你懂你會了,那麽分數對你而言還有什麽用?

你憑什麽不相信?你能夠畫好看的畫,能夠寫端正的黑板字,你能夠做一份策劃,跳個舞,能夠做很多很多事情。一旦你嘗試做了,你才知道,奧,原來,其實你可以的。

別人會記得你的好

“愛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兩旁,隨時撒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花香瀰漫,使穿仗拂葉的行人

,踏著荊棘,不覺得痛苦,有淚可落,卻不悲涼。”看著作家冰心寫的這一段話,我想到了我丈夫的小姨。
小姨年輕的時候在道班工作,就是那種頂著烈日仍舊要埋頭修路的活。後來小姨離開道班,自己開了一個賣食雜的

小店,日子過得也蠻舒心的。小姨生性開朗,對朋友慷慨大方,時常接濟窮人,大家都說她心地善良。幾十年過去

了,小姨也老了,快60歲了。自從有了孫子,小姨就不開舖面了,專門在家帶小孩,為家人準備一日三餐和做家務

活,偶爾出去打點小牌,跳跳健身舞。那年,姨爺不幸去世了,才六十歲,得的是白血病,走得很突然。小姨承受

不了打擊,都哭暈過去了。一幫老姐妹,整整陪了她一個星期,安慰她,開導她。小姨沒有工作,也沒有退休金。

姨爺這一走,小姨頓時失去了依靠,失去了姨爺每個月幾千元的收入,她一個家庭婦女,哪還有其他的經濟來源呢

?幸好姨爺單位有政策可以照顧家屬的,這樣小姨每月能領取幾百元的生活費。小姨緊鎖的眉頭才舒展開來。那些

老姐妹為了使小姨盡快脫離痛苦,就邀請她參加老年大學,加入腰鼓隊,為各個商舖的開業慶典打腰鼓、遊行。既

可娛樂,又有收入。也算是老有所樂吧!現在小姨天天開開心心的,把孫子送去幼兒園後就能幹自己喜歡的事。編

排舞蹈,去演出;去老姐妹家吃中飯,打油茶。日程安排得滿滿的。這使我想到了一句歌詞: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

愛,這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大家都奉獻自己的愛心,去關心別人,幫助別人。幫別人也是幫自己,正如小姨,

付出了愛,總有回報的。別人會記得你的好,也會在你困難時伸出援手。誰沒有一點傷心事呢?只要“有淚可落,

卻不悲涼”就好。too much Drugged In Heartbreak My dog Steel book Blessed I gave myself a haircut! Thankyou so much Fatter are more likely to lose memories never change your feelings German fashion designer makes clothes from milk 80 percent of time spent online at work is wasted

聆聽國風

25105.jpg
前幾天買的書,今天終於到貨了。感謝有亞馬遜這樣的網購網站,才讓我不至於在臨川上頓渡這個頗為封閉的地方,斷絕了精神食糧的供應。而這一次,最為時尚的網購為我帶來了兩千多年前的歌聲--《詩經·國風》。

其實在很小的時候,我便對《詩經》有過一些了解。但那個時候更喜歡讀《雅》、《頌》二義。這倒不是因為我讀書的口味異於常人,僅僅只是因為我看的那個版本裏,對於這兩章是有最為詳細的翻譯的。可見即使是再怎樣被大師所稱贊過的作品,倘若是我等庸人不懂,便也只是對牛彈琴,夏蟲語冰罷了。而今天到的這本《詩經》,是我所能找到的最為權威的版本,感謝這些讓我們回到那個遙遠年代的譯者們。是他們,以及和他們一樣為古典文化傳承的前人們,是你們用自己的時光和汗水,讓一些本會被遺忘的東西,漂流到了今天。

打開《詩經》,便好似打開了一幅千年之前描摹的文化長卷。而《國風》便無疑是最令人所喜愛的那片風光。它沒有《雅》高深晦澀,也沒有《頌》莊嚴大氣,它就如它的名字一樣,好似一陣輕風,讓人感到愉悅。在《國風》的歌聲裏,有男歡女愛、有親人離別、有貴族沒落、有平民安居。有一些對於性的隱晦描寫,也有一些對於事的暗中議論。聆聽這歌聲,便好似來到了兩千多年前的一座小城中,可以看到聽到甚至感觸到從你身邊走過的古人們,他們的歡笑,他們的悲傷,他們的幸福和他們的痛苦。承載在這千年來無盡的風中,令我們也同樣歡笑、悲傷、幸福、痛苦。那帝王將相的滔天權勢早已逝去,那郡國爭鋒的慘烈戰場如今已長滿了鮮花,那些曾經讓那個時代的人難以遺忘的事情,如今也只是史書上語焉不詳的只言片語。惟有那些情感,化作了這永不停息的微風,在這片土地上唱著無盡的歌,一直到了今天。

時間的力量總是這樣的強大,它的可怕並非是因為它無法感知,而在於它無法抗拒。縱使你登上了掌控天下的王座,你也終將被時光焚燒成一杯黃土,成為後來者踩在腳下的青泥。無論你擁有怎樣美麗的容顏或怎樣勾魂的身姿,當一切漸漸蒼老之後,你也只會是一截深埋在地下的枯骨。在這個世界上,一切可以被人得到的東西都會被失去,今日的萬貫家財,或許明日便成為了別人的囊中之物;今日的幸福美滿,或許明日便會橫遭不測。當我們走過這一片花海的時候,或許未曾想過,養育這些花兒的,是多少生靈的屍骸。因而生命在時光面前談著所謂的長久是可笑的,我們所能表達的,僅僅只是此刻湧動在心頭的情感而已。

而我沉醉於《國風》中那些詩歌裏的真情了。那些文字是如此的動人,任憑時光怎樣流逝都無法將其磨滅。我多希望我可以回到那個時代,去做一名采詩官,放歌山澤間,采詩阡陌外。在那個時代裏,詩歌是真正的詩歌,既不是政治宣傳的工具,也不是無病呻吟的造句。他們帶著深情走過千年,被記載在木板、竹筒、紙張以及現在的網絡上。我總覺得這樣的東西是殺不死的,因為要殺死他們就得殺死我們的情感。今天的我們,同樣會有“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憧憬;同樣會有“不知我者,謂我何求”的悲哀;同樣會有“月出皎兮,佼人僚兮”的愛情,也同樣會有“心之憂矣,之子無服”的糾結。他們融入了我們的血液中,在文明的長河中,化作了新生的詩歌、戲曲、文學、小說,他們一直存在,只是換了一副模樣,就像這個已經改天換地的世界一樣。但此刻在你我耳邊呢喃著的微風,也曾經吹拂過千年之前的那片草原。

詩歌不會死去,因為我們的情感需要詩歌來承載。所以,此刻從我身邊一走而過的風啊,請將我無盡的思念帶給千裏之外的那位伊人吧!

終究紅顔薄命

終究紅顔薄命

話說,這是邊關戰火起,有外敵入侵,剛剛新晉武狀元的洛子軒主動請纓去前線。

只是聽說,戰況很激烈,敵人偷襲,我軍大敗,聽說那新晉的武狀元也早已戰死沙場,聽說……

自從邊關戰火起,汐玥也一直很關注,因爲那裏有她念念不忘,舍不下的人。

然,當前線傳來洛子軒的死訊時,汐玥便再也堅持不住了,抑郁不已,一病不起。

君逸行看著汐玥這樣,自己卻也無能爲力,只能找最好的大夫一遍遍的看,只是都束手無策,找不出病因。

就在汐玥病後的第十日,前方戰場傳來捷報,說是洛子軒死裏逃生,帶著一隊良騎精兵對地方突襲,大獲全勝,把他們逼出了我方的領土。

躺在病床上的汐玥,聽著小桃從君逸行那邊偷聽來的消息,心裏的石頭終于落下,嘴角終于牽起了久違的笑容。病也慢慢轉好,只是這已落下了病根,大夫說她再也經不起任何刺激。

那天洛子軒得勝歸來,汐玥忍不住還是想去看見見他,于是偷偷帶著小桃出門,在城門附近的酒樓找了個靠窗的位置,遠遠的看著那人。

話說由于洛子軒這一戰得勝,龍顔大悅,將洛子軒提升爲將軍,賜予將軍府,並且將自己的女兒翎溪公主許配給他。

洛子軒迎娶公主這日,婚禮盛大,十裏紅妝,盛況空前。

然,此時的汐玥心裏雖爲他感到高興,但終究心裏的苦也蔓延無邊,胸中抑郁,一口鮮血咳出,染紅了那一襲雪白的衣,也染紅了那張寫著“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的紙。

終究紅顔薄命,敵不過命運的捉弄。感謝在生命旅程中給我們“幫助”的人 故鄉土 给想生美国宝宝的华人妈咪~妳们一定要看 端午|憶童年 榕樹下淡淡的回想 コン?ソヨンがこの頃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思想支配行動 你看你看運動員的淚 誠信小劄 生活的痕跡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