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永不改變

任輕風襲面,縱重涼侵衫。望群山翠環,煙霧如幔。亂絮繞峰巒,雲濤接天。獨佇立湖邊,又見陰霾浩瀚,波濤翻捲。漂泊鷺鳥千點,怳然驚散,翔空轉旋。盡將湖面望遍,可怎麼也找不到,曾與你戲水嬉遊的那個淺灣。唯餘繁盛的蒹葭,隨峋岸延綿,與雲水共接長天。自你離去數年,直到今天,我就再也沒有聽見,那讓我神痴心醉的漁歌唱晚。只有依夕的那縷炊煙,在對我訴說從前。或許,那洶湧的波瀾,就似我澎湃的想念。而今,恐怕只有那憂鬱的秋風,才與我依依相伴,相守那片佈滿孤獨的天。風再起時,思更悠遠。想讓此情越關山,怎奈何,嶺脈橫斷山外山,又天低雲暗。
   楓林間,寒蟬聲斷。荒草際,鳴蛩噪晚。棲鴉清怨,哀婉將我好夢驚殘。空對鏡,仍是憔悴容顏,眉挑疏懶,西風叩簾,一窗情思半卷。又濕潤了雙眼,灼淚點點滴滴,染紅了那箋寫滿相思的竹萱。我終於領悟何為愁字眼,那就是離人心上秋殘。又怎堪,梧桐搖落黃葉片片,飄散滿院。竹柵欄,枯藤綴滿。讓我心淒涼驟起,孤苦倍添。我這裡是日已短,水涼地寒,葉盡草枯花殘。我願你那邊,是天更長,風靜枝暖,山青草綠水藍。或許是你把情種在我的心田,讓它隨歲月,在我的軀體裡生根蔓延。我真的好想再吻一吻你凝香的小手,吻一吻你熏香的髮辮,吻一吻你雪肌般的嬌面。因為只有相憶著你的容顏,你迷人的溫柔再現,才能讓我感到無比的溫暖。也不知是否還有重逢那麼一天?
   烏雲漫川,黃昏正闌。我懼怕那沒有星光和月色的夜晚,因為漆黑無情,會讓天地變得如同墨染。我怕再也看不清像框裡,你那張發黃的照片。怕看不清照片裡,你甜美的笑靨和清純的臉。我怕想你時,會惆悵無限。我怕念你時,又孤枕難眠。站在你離去時的路邊,看著遠方的地平線。我就會想起,在那個細雨斜斜的黃昏,你從我的眼前,忽地就消失在遠天。從此這個地方,就成了我們愛的斷點。每當夜色欲來時,我總會不覺地在這裡徘徊顧盼。守望月圓又殘,殘了又圓。對滿天的繁星繾綣,向他它們傾訴對你與日俱增的思戀。但無奈,今日又是陰天,黃昏走過,定是那黑黑的傍晚。可我多麼希望,今夜的天穹上是一輪月圓。好讓我同遠方的你,千里外,夜夜共嬋娟。
離路上,荒橋邊,此刻細雨又纖纖。著曲欄,染葉殘,織成暮靄漫山川。抬望眼,相眺遠,不禁悵惘憑添,思愁湧上心尖。但我忽見,殘亭上,一行歸雁,正掠過薄暮的天。我無法止住我的淚,任它跌落在指間,浸透那本厚厚的書卷。每當此時此刻,我都會把那首,我用烏拉特民歌《鴻雁》改編的《歸雁》,向著你離去的方向,動情地唱著,一遍又一遍。這已經成了我最熟悉的習慣,我想把它堅持成永遠。因為儘管我知道,你不能聽見。但我還是打算,把這首歌一直唱著,唱到聲嘶竭,淚流乾,生命走完。而今天,我只能相煩那行歸雁,捎去我這曲愛的箴言:
    歸雁,白雲邊
    對對人字連
    斜雨闌,幽風寒
    心上人遠在天邊
    歸雁,往南遷
    心還是北方故園
    枯葉盡,荒橋斷
    離人的心怕秋殘
    
    歸雁,越千川
    峰巒有多麼蜿蜒
    嶺脈橫,雲低暗
    此情又怎渡關山
    歸雁,何時返
    帶去我的思念
    歌憂怨,情難傳
    誓言永不改變

The water washing of Zen
Infant formula manufacturers
such different things
The belated tenderness
have a ball!
Happy body
pretty bad day
Brilliant bloom again?
A wisp of dust.....
A wisp of dus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