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飄灑灑,千里之外

 --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
地寒天涼,守望月圓又殘,視線之外,黃葉遙落,相思倍添。年華如秋水,秋水上點點黃葉似如凋零的衷情,游離於歲月之間,偶爾的一片,淚朦雙眸,為此,我枯守彼岸欄杆,待西風翻開煙雨往事,偏葉小舟,載不動清淚。抹不去的痕跡,刻畫片片秋葉,述說著盼顧,一步步,踏著無數希翼來而又去,卻從不曾有勇氣捻起一片,一直低頭看著那一點點的希翼,不敢遙望遠方,生怕曾經的離場給我絕望,錦繡的世界,看著過往,揮灑那麼多的無妄,以後無數的歲月,我唯有灑下點點墨跡,然後深深地埋葬在紙下,只是想看看,你有沒有淚染素紙,惟願而已。秋到,君匿其中,秋去,君守青霜,然後點點傷,變化無數白雪,在有你的那個地方紛紛揚揚,讓你看一片人世盛景,然後笑顏如花。
  
--暗憶歡期真似夢,夢也須留。
經年此去,我賞盡北國風光,看盡江南煙雨,以為我便是一蓑煙雨任平生,也無風雨也無晴。或許正因為天若有情天亦老,天穹便如斯這般瞧不得紅塵眷屬,一有歲月無情,二有湖為三生,三有橋是奈何,層層錯落,人人入此其中,不得陽光,魂有暗殤。或許佛才是真諦,枯坐菩提,清平油燈,吟盡梵語,看紅塵阡陌,只需合雙眸,一切便無根,便不生,便一生,如此而已。可憐我是一個紅塵浪子,無此之境,何來無相;從此便有無數的游離,對你,尋不得,看不見;唯有點點墨,湊出無數的思念伴我入眠,夜幕邊角,夢境最是慷慨,然後每夜的月華,輕輕地傾瀉在我的臉頰,映照著微笑。
  
  --心灰盡,有發未全僧。風雨消磨生死別,似曾相識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流星總是剎那,似乎出現,又似乎從未出現,我芥蒂在其中,接著便是無數的患得患失;一日日,春潮秋葉如此而去,我似如未削髮枯坐的僧侶,佛說,你塵緣未了;就這般枯坐,有一天,佛說,“你枯坐是為了有一個結果,還是為了結果?“終於一片菩提葉悠然而下,我輕捻一片,看到上面有曾經和現在無數的希翼,然後無數黃葉傾瀉而下,終於發現,枯坐只是為守得那麽多的希翼。
春風楊柳岸,三月桃花香,黃葉萬里長,十月凍青霜;悠然的總是時光,不緊不慢的調侃著希望和絕望,無數次的掙扎與徘徊在兩者之間;停不住的多少希翼,除西風,何物可寄傷情?舊時花好,一良人,一月光,何處不是妙事;時光漸去,無數次尋尋覓覓,最後卻茫然在路途上,一直等,卻等不得你來拾取,然後便是數不清的假設,敷衍自己​​,一直塘塞著,久而久之,做成了習慣……
  
--一別如斯,落盡犁花月又西。
猶記,那時節,伊人身襲孔雀素衫,翩翩舞,刻畫今生;
一別如斯,已是落花秋時,又徒生十二月;只可惜故居無紅豆,尋不得相贈,也無茉莉,著實黯然。年歲冉冉,各為其事,便也就聚少離多,多時掛念,唯恐驚擾,便少了音塵;世事本無源,便也尋不得究竟,或許我本有心向明月,無奈明月照渠溝,也便如此。常憶舊時,只因貪戀年少純情,或歡笑、或沮喪,現在每每憶得,淡雅之中總帶有時光的芬芳,算歷程,也算得苦澀,無論悲喜,細細品味總歸美好。常常夜深三更之時,望窗外,探不完的除了夜色,便是思念;個人最是喜好這曲《琵琶語》,感覺它有無數緬懷,總是撥動著心底那一條藏得最深最敏感的弦,然後激盪,澎湃,然後一發不可收拾的情結彭湧而出,尋不得良人,便唯有篆字成語,訴情於這西風,讓它散落在世間的每個角落。
  
  --一往情深深幾許?深山夕照深秋雨。
秋雨,總是在深秋蕭瑟中徐徐而來,經意而又偶然的來到,撒成一片,一縷縷涼意充斥在寂寥的心中,思念起伏在雨點之間,祈禱,幻化成雨滴,飄飄灑灑,千里之外,古都之內,你是否在聆聽?有沒有察覺?讓心靈也沾染溪水的清 私は大嫌いです いつも同じ ガスコンロを使っていた時は 母から妻へ 幸福的一刻,領悟真情的澎湃 凄い迫力ですね 這是我思戀的人 二十一個生命裡的美好年華 默默祈求平安幸福!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