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腸行

“殘雪凝暉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朦朧。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腸斷聲裡憶平生。”

翻著書頁,追求著寧靜,是為了忘卻,也是為了不再忘卻。當人們在燈紅酒綠的舒適中消磨時間的時候,生命的棱角也在不經意之間被打磨的圓滑了。這個城市沒有海的女兒般的夢幻童話,有的只是無法在真實的真實——急促的節奏、機械的步調、麻木的眼神、虛偽的微笑......而我正在被同化,我感到了一絲可悲。

當所有一切飄渺的目光在思想中幻化成一盞燈貼在暖人的窗後,當玫瑰的花瓣成為一把散落的躺椅,當看似晶瑩的飛雪落在懷中,當..... .我便只想用歲月地紙箋慢慢地糊住我深藏的平凡而簡單的想念著某些人某些事的幸福。

時常躲在某一時間,懷念某段時光的掌紋,躲在某一地點,懷念一個站在來路也站在去路卻依然牽掛的人,這樣傷感的美麗,我想,每個人都曾有過!

沒有誰知道當初的真摯挽留,如雪峰般聖潔,如星辰般永恆。沒有誰聽見往昔的陽光呼喚,如藍天一樣柔情,像山岳一樣久遠。記憶裡排演了無數場我驀然一驚的回眸,能在某些留有餘香的記憶里永恆。風起處,我看見流雲在沉重與輕盈之間,以白雲蒼狗的變換,昭示心靈的脆弱與堅強。

仍然是你,我指尖上燃燒的一縷陽光,以吟詠的方式長歌。飛揚的音符流光溢彩,能徹照我靈魂黑暗的角落嗎?掌紋編制的命運之網,罩住的只是投火的飛蛾罷了。

總在暗夜裡看到如曾經的你如現在的我那般的憂鬱身影,我不知道這是一種怎樣的感情獨白,讓我夜夜願意為你吟詠長詩。歲月流逝的風聲,吹拂多少思緒飛揚,悠悠情思,滿天鋪設,而後滴落成憂傷之淚,泊上心靈的河床,思念如不竭的潮汐,從遙遠的地方泊來又飄向遠方。

夢醒——一段奇緣,一段單戀。時間也真的等老了,否則北運河水又怎會在你我出走之後,一夜凍結!

如今,麻木的生活充斥的只是無謂的空想。想做羽扇綸巾間穿行的男子,在西子湖畔獨品曉風殘月,柳綠如煙中墨筆添香,做那宋朝華美錦緞上韻短而味長的一筆。想學閒雅清麗的同叔,淒婉斷腸的易安,隨手從鍾愛的宋詞裡斟杯清酒,便能盛滿離人的眼淚,書頁間點曲輕歌,便能唱盡萬古癡情僱傭中心

黯然回首間,鋼筋水泥的叢林中,市井巷陌的攘攘冠蓋下還行走著一個我——一個極不搭調的獨行者。在這樣一個找不到充斥著的靈魂的年代,暗香疏影般的幸福早已成為滄海桑田,我又怎麼還能怀揣著一份閒情雅緻欄杆拍遍,欲說還休!

本不會嘆息世路難行,嘆息良辰美景虛設,卻有誰忍把紅塵換做淺吟低唱,笑飲不敵疾風的濁酒一杯!太多的紅塵世事不過“剪不斷,理還亂”,足以讓我們徬徨不知所終,哪裡還能用文字表達出無以倫比的穿透力,讓我們思緒萬千。

庸俗的無數種定義,在這個無謂的年代,開出了紙一樣的花朵。沒有了感情的年代,在守望中幻化出別樣情懷的思念,也早已如蘭舟催發的槳聲,在千里煙波的楚江中,一蒿獨去成立新公司

這個冬天,我再次將自己丟入一種未知。不加節制的抒情,生命的重殤痕,多想書就李從嘉般人生與文字浩茫的底色。是放逐還是砥礪,我並不想分得太清楚,習慣了不再問,習慣了獨自往前,且閉眼行去,莫問緣劫。平和溫良仍是我面對周遭人的樣子。幾度的疏離與警覺,在擁擠的浮世,凌空為自己劃一塊兒足夠從容轉身的牢——好難! ! !

別來“冬”半,觸目柔腸斷。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雁去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五金回收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