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藍天

有一種顏色叫蔚藍,載著陽光的氣息撲面而來,透明而乾淨,一不小心便會點燃人們快樂的心情,於是整個世界開始動起來,生機而明媚。

即便是我深深的憂傷也會在蔚藍的天空中散發怡盡,那些關於生活、關於愛情等人生細節就會雕刻成怒放的花朵和燦爛的笑容,爭奇鬥研。我以春天的姿態傲立枝頭並且飄飄欲仙。

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快樂的理由很簡單。跟美麗無關,而與心情及色彩有關。比如在曖昧的霓虹燈下我看不清你的臉,便會有一種氣若游絲的憂傷在空氣中飄浮,遙遠的距離扯痛了我的眼睛,其實這種距離並不遠,伸手可及,我卻抓不到你的目光。

我喜歡在空靈的月夜放飛自己的心靈,讓青春的汁液在蔚藍的天空中翩翩起舞,於是我的世界了無人跡,只有鳥語、花香、詩歌以及香茗、美酒,我攜著月光對花品茗、對酒當歌,徹夜無眠。
  
而現實呢?我卻是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不舞不歌不飲,在歲月的蹣跚中苟且偷生。我們總是在相信別人的同時也開始不相信所有的人,我們純潔的心靈開始污染,開始學會成熟,學會世故甚至學會壞蛋,冷冷的人世像冰凍的啤酒衝醒許多美麗的夢想;可在冥冥之中分明有一種浸入心靈深處的東西在蠢蠢欲動,支撐著我們堅辛而平實地生活著,歡笑伴著淚水。

人類以及有思維的動物就這樣以最無奈的方式感動著上蒼,感動著自己。

我們每天都被自己感動,被不堪記憶的細節勾引,感動這座城市的喧鬧以及支離破碎的感情,讓我們有理由忘記暫時的苦難,然而在喜極而泣的間隙卻躲閃不及撲面而來的孤單和思念。思念家鄉青得發亮的高山和藍得不沾人氣的天空,因為只有在家鄉、在那高山流水之間才會有和弦的音律。鍾子期和俞伯牙是否從我家鄉走過?但我堅信純樸而懺虔的靈魂才能找到真正的知音。一如家鄉的的寬容和誠懇柔碎遊子的心,無論身處何方聽到鄉音我必淚如傾盆。那些記憶的碎片便會重新拾起,然後剪輯成一滴滴淚,穿成串串珍珠收藏心底。壓在最底層的肯定是那個驚豔的笑容,稍一用情便會破土而出,時時激勵我向著理想的國度邁進。如果說生生世世塵緣難盡,我想這便是所謂的愛了。

突然想起詩人凱塞琳的一首詩:“天天天藍,教我不想他也難/不知情的孩子,他還要問/你的眼睛為什麼會流汗/情是深,意是濃/離是苦,想成空……”

其實天天天藍的日子最讓我們思念,思念是一壇自釀的米酒,愈久彌香。那種亦近亦遠的距離才是最好的佳釀,因為距離我們才會不了解,因為不了解我們才會思念。因為思念我們才有動力,因為動力我們的世界才更精彩。

我不希望自己變成童話裡的公主抑或是灰姑娘,那些被稱為千古絕唱的東西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而我只希望在平凡的紅塵裡守著一段如水的日子,波瀾不驚卻散發著淡淡清香。任光陰一天天地流逝,我們就這樣一天天地快樂著、悲傷著、滄桑著,一生一世。

love tudou|中港快遞|太陽傘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