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一筆

秋末,遵義的秋末天氣異常好,暖陽高掛,暖暖的,深陷一場場綿延不斷的雨水的世界已經在暖秋時節復甦,校園秋季時節在此時顯得異常美好,伴隨著秋天的言語,我心情很是歡喜。秋風涼涼的,秋風沁沁,鳥兒窗外啁啾,桂樹暗自飄香,天空彰顯其天藍,普灑在大地上的也只有金黃色的暖意綿綿的暖陽。我打開word文檔,敲擊鍵盤,書寫這一段流年Logistics Warehouse

我不喜歡喧囂,喧囂的世界不屬於我的,我不喜歡被喧囂紛亂的世界打擾,喜歡孤單一人,喜歡一個人的孤單,因此我一直都想做一個安安靜靜的男生,與世無爭的男生。這是我一向嚮往的生活,簡單就是最好的,捧一本書,獨自在夕陽下獨品,泡一杯茶細細品嚐,打開word文檔書寫心靈點點滴滴,這便是我想過的全部生活。

閒坐時,獨自一人看書,書寫人生,文字就是留給我在這一生最好的見證,也是我全部生活意義所在,年華的凡塵,都已用文字記錄下,如花的季節在文字陪襯綻放斑斕色彩。可是那些色彩不足以吸引我全部視線,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讓我,最讓我傾心的就是遇見你,在暖秋的傍晚美好時光遇見你,在我們眉間相對的那剎那間,就那麼輕輕一瞥,已經開始燃燒我平靜的內心世界,那火焰就足以擾亂我簡單的生活,我獨孤的內心從此就容下了你。那晚遇見你,至今我不能用言語表達我對你的全部情感,而今,我只能,也就只能用文字記錄表達我的內心波折,記錄下我複雜煩亂的內心世界。

遵義,對於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地方,三個月前,我對遵義一無所知,對我來說,遵義就是一個遙遠的地方。彷彿在三個月前,遵義與我幾乎沒有什麼聯繫,幾乎扯不上關係。可是也許是上天的安排,人生就是那麼驚奇,我竟然陰差陽錯來到這陌生而且看似沒有交集的城市。也就是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我一無所知的城市,我遇見了你。我一直都想用文字記錄下相遇那一瞬間的情感波痕。我也應該感謝文字,感謝因為文字我才與你在陌生的城市相遇。因為對於文學的熱愛,我不得不尋求搭檔,我們有共同的語言,我們有共同的愛好,還有說不完的話題,此時我發現你是我最好的搭檔,我知道你會陪我走到最後對吧!很奇怪的人,很奇怪的事,在這陌生的城市能與你一笑相逢,我想為你寫下一個個浪漫的傳奇,創造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美好畫面,用文字記錄我們的點點滴滴,你活潑開朗,你的甜甜笑容就是我用文字記錄的標誌,我喜歡你甜甜的微笑,喜歡上你可愛的性格星級化妝師

我不知道如果形容我們間的相遇,幾乎是沒有交集的人就這樣連接起來。創文學社是我遵義以來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我一直尋覓搭檔,一直都沒有人願意為文學社拼命,一直都是傷心的用文字記錄著這些不悅的事情。可是直到有一天偶然的機會,我從承影社團了解你,了解你同樣喜歡文字,喜歡做一些和文字有關的事情,我知道你可能就是我要找的搭檔之一,那晚我們通了電話,在行政樓前,我見到你了,我未曾想到我們見面方式是如此特別,特別到連我都出乎意料。你身著灰色長大衣,長髮披肩,顯得特有氣質,與你言語中,你很是隨和,那時我知道你就是我正要找的人,你就是我最好的搭檔。

我不斷地找一些理由接近你,想了解你,而今我卻不知道如何接近你,因為那晚的插曲,你遠遠地躲開我,對我沉默了、

一字一情牽,一筆一摯深。我想用文字記錄下那些讓我傾心的場景,記錄我們以後的歷程,我想用白紙黑字記錄下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世界,可是現在確實難,難得我都不敢想像以後我們能有什麼交集。我只能用文字描摹我們最初狀態,勾勒出我們最初美好場景,驚奇場面,刻畫我最為真摯的情感世界。或許冥冥之中,緣起緣滅,早有定數。注定我們在暖秋時節那一個晚上能相遇,我用我的筆尖,淺勾深描,淡濃神會,為你刻畫你我最初相遇的濃重第一筆。你清秀雅緻,你清純自然,清澈的明眸,一個低眉,那神韻便落入筆尖。從此,清澈眸子便在我心中滋長,至今想你的日子,是甜亦是苦,有時候就是度日如年,寂寞時,你的身影就在我眼中晃動,夜晚,難以入眠,那晚的事情就在我腦際不斷重現,在我心頭隱逸著些許疼痛,這是如何一種感覺,我亦未明曉暗瘡凹凸洞

文字間,現在所有的文字江山都是被你佔據著,我筆下的你愈來愈清晰,而你的人我也​​更傾心。和你有關的事情便一幕幕地上演。我難以入眠,靜靜的守候在電腦旁,記錄和你在一起時刻的場景,你是我溫熱的太陽,今兒又是我不可替代的感情糾葛的重要人物。我總是期盼你的出現,是你,是你的出現,喚醒我沉睡二十年的年華光景情感世界,那些蟄伏了多年情感一下傾瀉而出。我沒有細數我們認識的日子究竟多久,我只知道我對你傾心。我們每一相見,都是那樣刻難以忘記。而我要將這些場景化成文字的底片加以保存。

細雨朦朦,現今已經是初冬時節,對於我來說,遵義的冬季就就是難熬的日子,我害怕冬季,我害怕下雪,寒冷只能讓我蜷縮在一個封閉的空間,作繭自縛。現今我也只能自縛了。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就無聲地遠離我,無聲沉默。因為劉浪嗎?因為那晚的插曲嗎?我不在乎這些,我不在乎劉浪,我只在乎你現在過得如何?只要你好,我就好了!我一直都沒有在大眾面前發過脾氣的習慣,但是我看不慣男人大男子主義。你憑什麼就听他的,憑什麼就不能說不?憑什麼?到底為什麼你第二天還是和他出去?本來我以為你中午不吃飯,因此我提著一些能吃的東西到你寢室,當我到你寢室的時候,聽說你和劉浪出去,你知道是何種滋味嗎?我幾乎都不知道我是如何從篤學到明德了,是如何拖著沉重步伐回去的!

細雨仍下著,夜深了,風更寒了,冬的黑夜沒有離去。那一窗黑兮兮的,對於夜我特恐懼,我今夜對夜的恐懼加深了,今夜我唯有以文字唯有以文字才能驅散我今夜的恐懼,當我想你的時候,你已經進入夢鄉,你是否在夢中見到我?而我難以入眠,文字就是我最好的工具。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