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敬的父親

午後的鄉村甚是安靜,陽光告別後已走到了河對岸的土路上。在它做別的土路上,一群孩子正高興地拉著馬上就會裝上的電線。在我三歲時,村里就在這個下午,由在水電站上班的我的父親的帶領下第一次通了電!晚上,父親將早已買好的電棒裝上,這也是村里第一盞,也是通電當晚唯一亮起的電燈。那晚,屋裡坐滿了人,他們圍著火盆坐在明亮的電棒下,懷抱著自己年幼的兒女,相互閒聊著。圍坐的人會不時地會抬起頭,望望這發光東東,甚是稀罕!父親確也是個“稀罕”,姥爺是善良的土匪,解放後,夜裡在自己山寨的屋裡睡覺,不料打山頂滾下的大石要了他們夫妻的性命。父親十五六七歲時,爺爺和奶奶又離了婚,實質是爺爺休了奶奶。父親當過兵,也有過正式工作,所以父親還“稀罕”在年輕時愛賭博,為了賭博,他差點將我們這個家庭都破壞掉。父親姐弟四個,如果算上爺爺後來的成果,他們就是姐弟六個。不過我們家都不提爺爺那後來的成果,因為我們只在爺爺的喪事上見過一次。在此,我要提提我的完全定義上的小姑。她嫁給了村里的男人,我的姑父,不幸的是她英年早逝,在產下第二個孩子,也是她唯一的兒子後沒幾天就走了!可憐的她,表弟還未能夠記下她的面龐她就就走了。父親年輕時也挺愛趕潮流,雖然父親的嗓音不敢恭維,但他老愛唱歌。父親對音樂的愛好影響著我,因為我對音樂的愛好或者說音樂上的啟蒙就來自父親買的錄音機,那時,就在我兩歲多時,整個村里就這一台可以播放歌曲的機器。在我三歲時,父親從二姨夫哪裡買來一台電視機。電視剛買回時,因為信號接收原因,暫放在距家大概一里路程的叔輩家。裝好天線是在一個傍晚,我第一次看到了電視畫面,是動畫片!也許我對影視的著迷和執著追求就打那時開始,這也是父親的功勞!父親平日里少話,不大與我們言語。但他的背,背上的溫暖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是在我七歲時一個冬日的午後,飄落的雪花終於停止了對已鋪在地面上的白被的加厚,但轉而天際間又做起呼嘯的寒風。幼兒園放學了,父親已早早地守在教室門口,看到走出教室的我,父親便高興地迎了上來,輕輕的抱起我,把我放到他的背上,然後用帶著的毛毯把我裹得嚴嚴實實。離開學校後,父親來到了一家商店,給我買了一顆糖。父親剝下糖紙後,把糖放在我的嘴裡。要知道在那時,有一顆糖吃,對於小孩來說是再幸福不過的事兒了。含著糖果,趴在父親暖暖的背上,看這滿天地的潔白,我好高興呀,好幸福呀甲殼素瘦身

父親其實挺二,平日里話不多,孒阣悡很少微笑,他也很少對我動干戈,但他要是動來,就是“狠貨”,揍我時想是將我見了閻王。不過還好,有母親。記得有一次,母親揍我,父親見了想是手也癢了,就狠k我。看到狠心的父親揍我,母親被嚇到了,不但對我收了手,反過來阻止父親k我,並且母親還對父親說了一句經典,我現在回想起還感覺樂的話“我打兒子你手癢呀!這麼不要命的打……”兒時對父親記憶確實很少,因為父親失業後常年都在外打工,為家裡的生計而四處的奔波勞累。據母親說,父親以前在礦山做過苦力。有一次,父親在工頭的帶領下去別的礦洞偷礦,不料被逮著,人家就將他們趕到冰洞裡,扒光他們的衣物,讓他們抱著自個的頭,用刀把他們押在那凍了了好幾個小時。據我所知,這還不算什麼,應該說是我的幸運!那個年代,社會很亂,礦山就如戰場,他們常會為爭搶礦洞而開戰。聽過來人說,開戰時,第一排人手裡拿著上班工具,第二排人手裡帶著的是砍刀,而最後一排,也就是第三排,他們手中架的是槍!我的一個叔房舅舅,他的一條腿就是在礦山被人家扔下的炸藥炸去的。我是幸運的,父親沒有為生計而走那一步!雖然父親沒有走到那一步,但現在的他卻讓我們做兒女的感到深深的自責。父親今年五十多歲了,就是現在,我想父親還在烈陽下,建築工地上為我們而勞苦!父親年輕時好賭,但隨著家庭經濟日益緊張,父親也少賭了,更多的是為兒女們流汗流血!近年來,父親為我們而日益消瘦。父親皮膚本比我白的多,也比我壯的多,但現在,父親變的是又黑又瘦,就像剛出生的我,黑材棒一般!看到現在的父親,做兒女的真的是……我勸父親不用再四處勞累了,可父親卻說沒事,自己身體還可以。為了兒女,他願意把自己的最後一滴血淌出!父親老了,父親確實是老了!在兒女面前,往日的天神早已“淪為”了下一代的奴隸!年紀大了,父親性情也變了,父親變得不再少話,也不再那般嚴厲,更多的時候,在兒女面前,父親像小孩,而且婆婆媽媽。我愛開玩笑,在家時,我常與父親玩笑,有時父親可以參與到我的玩笑裡,但有時父親對我的玩笑卻是摸不著頭腦。我知道那不僅是兩代人之間存在的隔閡問題,更多的是,勞苦的生活已經使原來的父親變的“呆慢”和無力!越是這樣,做兒女的就越應該與父母玩笑,笑是他們最想要的回報身體檢查項目

去年,父親因病住院,去看父親時,我給父親買了水果。看到兒子來看他了,父親的眼角里透著無比的高興,同時也透漏著一種羞愧。父親羞愧的是,竟然讓自己的兒子來照看自己!父親真“傻”!父親,在您的照看下,您的兒女們比公主王子還要過的好,該輪到他們照顧你了,你為什麼羞愧呢?看著我帶去的水果,是父親最愛吃的,可父親卻說:“我現在已經不愛吃它了,買它幹嘛!”雖說父親年輕時好賭,但父親卻是個節儉的人兒。記得有一年母親出外打工,父親留在家裡照看我們。一次,姐姐週末帶了同學到我們家玩,因為姐姐的同學是山溝裡的孩子,每個週去學校都得帶乾糧。所以,姐姐做了饃給同學,當姐姐的同學走後,父親便斥姐姐道不該,家裡又不是糧多!現在的父親更加節儉,是扣,??是對自己扣,還扣得讓我們害怕!前不久,工地上的父親腿突然腫了,我是遲遲才知道的。就是當我知道的時候,父親也沒願去看醫生,還是後來在我們的極力勸阻下,父親才願去看的醫生。今年,父親陪同母親去醫院做檢查,我們本是讓父親也一起做個檢查,但父親卻怎地也不願。後來,在母親的“哄”,同鄉人的勸話下,父親這才願意僅做一項檢查。離開醫院後,父親要直奔外地打工,而母親則要回家休養,就在車站,母親讓父親去吃早點,可父親卻一再說自己不餓。後來,母親給父親買了早點,父親吃完早點,臨走時給母親買了一瓶飲料!據母親說,父親和她在外打工時從不願吃早點,但只要母親買來了,父親就會吃。母親講與我們時笑著說:“你爸就像個孩子扣油漆工程報價

父親現在確實像個小孩,每次和父親通話時,父親語氣總是嗲嗲的,還像個婆婆媽媽女人,問這問那!像是學會了關心人,不,其實父親一直都很關心他的兒女們,只是以前很少說出來而已!現在常說出來,不單是因為他非常的愛我們,在我看來,父親更是內心裡需要兒女們的關愛了!父親雖然扣,但父親卻是個愛炫耀的人,我說的是現在的父親!哥哥姐姐常買東西給父親和母親,記得前年,哥哥從山東回來給父親買了一件貴人鳥冬季外套,於是父親總愛穿著它!他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兒女成了,更重要的是,我想父親更多的是想炫耀一種愛!父親喜歡音樂,每年過年父親總是整天的放音樂聽,只是不像他年輕時那般愛唱了。父親,父親是個“稀罕”!我只能用這二字形容他對我們無盡的,不能形容的深深的愛。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