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于千裏之外時光中



清夢聲聲,誰在時光的盡頭等待壹場蒼老的告白,劃過青春的額頭,卻是無言的悲傷,密不透風。從開始的遇見至如今的再見,壹路走來的我們像是沒有對齊的紙張,隨著時光壹點壹點的錯開,最後陌路而行,相向無疾。
第壹次真正的懂得,原來有些人錯過之後終生不會再相遇,第壹次透徹的認清,生命之重承受不起的竟然是妳的不辭告別,第壹次深刻的體會沒有妳的日子居然是度日如年,也是第壹次失去了方寸,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亂如麻團,我卻無能爲力。
或許,是妳的明媚承載不了我的憂傷,敩甴粄茬而我能給妳的是眼淚,而不是天堂,所以,盡管世界如此之大,我們依然逃不過宿命的分離。我沒有怨言,沒有壹絲壹毫的心痛,更沒有任何理由挽留妳的身影,麻木的任由情絲緊系心鎖,心不開,情不斷。
“我會永遠對妳好,就算某壹天妳不要我了,我還是會對妳好……”動人的依舊是觸及心扉柔軟的情話,但,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壹切都不可能回到最初,壹切都沒有重回的可能,而我卻可以依舊笑如繁花,那麽心不設防。即使笑到血絲盡現,即使笑得淚流滿面,依然那樣不摻壹絲虛假,真真切切的將心底那抹傷痕擺露淋離盡致。
春風吹起滿園芳菲,熟悉的氣息意味深長撥弄騰起的血液,站立成風的姿勢僵硬成稻草人,不言不語,不哭不笑,只是以壹種逼人的姿勢向世界喧布:我沒有心,不想愛,我沒有情,不能愛,我沒有知覺,不懂如何愛。
桃花嫣紅,梨花如雲,這個春天沒有看見想象中的幸福,而更多的只是千言萬語寫不盡的殇筆和無法逃脫的離別。


歲月如歌,流逝的青春如塵土,匆匆略過,輕盈的步伐帶走憂傷,明媚而似驕陽,被水浸泡過的雙手蒼白無力,指縫間流淌的液體就像當初妳對我說,我們永遠不說再見壹樣,因爲感動而落淚。他們都說,時光太瘦,指縫太寬,所以很多東西,包括記憶,也不會積存太久,于是,我終于成爲壹個失憶的人,失去所有的回憶,如同不記得妳來過我的世界。
彩箋長,錦書細,道是兩情難寄,風雨路,攜手進,卻言此意深沈,微涼的指尖流散手心的溫度,妳從遠方輕輕拾起,微笑如煙,給我壹生柔情,許我壹世歡顔,染過粉紅的信箋紙,以情的名義,仰守天長。竟然想不起來這是何年何月何日爲妳寫的情詩,清淡的字迹,發黃的頁卷能感覺到壹股炙熱的執著,那麽堅不可催,固然長存。
我以愛的名義,爲情守壹荒涼城,以心的名義,放縱筆間的癡癡怨怨,再以恨的名義,結束全程的旅途,不要說世間無情,不要說薄涼女子,不要說路長情更長,真的不要說。當獨自承受風來雨去的光陰瞬間,妳用消失隱迹告訴我,再痛的苦只能自己去嘗,再多的難只能自己去迎,再多的傷只能自己去抹,再多的笑只是自己看。
我清晰的知道,當眼淚不會輕易落下的時候,便是我真正學會遺忘,學會成長的壹天,時間是最好的良藥,我花光了所有,恢複了所有,只是印象中不會再有妳的壹絲痕迹,只是心裏的某壹個地方像沙漠壹樣,荒蕪空洞,卻沒有任何壹個人能試著走進來。
愛得有多深,就能痛多久,可是親愛的,我怎麽感覺不到疼呢?


去年今日此門時,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怎樣的坦然,怎樣的心境,怎樣的麻木,才能做到波瀾不驚,淡定如平湖,安靜的看著妳在我的世界裏來來去去?
時光緊鎖風月,回憶重溫,究竟誰憐葬花人?
歲月的種種爲安逸的生活增添缤紛色彩,忙碌,周轉,徘徊,等待,淒涼,失落,繼而行走,再重複輪回,最好不相見,最好不相戀。當壹切塵埃落定時,眷戀的情始終會被磨盡,而生長在心裏的人依然會被遺忘于千裏之外的時光中。
我們都是善于掩飾的人,從不將心事坦露直白,可是越藏越心痛,直到彼此都哭出了聲音,才承認原來真的很在乎這份情,而那時的我們卻已經站在分離的路口,只差道壹聲珍重。失去的不可挽回,珍惜的不再失去,但情有不甘,不願意輕易的說出再見。
塵塵戀世,若風隨影,依魂附身,誰許的天長地久,誰言的永不離別,又是誰葬的分道揚镳?經年之後,千年情牽的夙願早已被風霜鍍上壹層白色金屬,沒有心與心的結合,便無法解鎖。我心已涼如秋水,我情已如履薄冰,看不穿的眼神,消失在妳的世界。
若有情,心不在,幸福是壹個寓言,若有心,情不在,溫暖是壹座空城,而我,終是葬花之人,以己之心葬己之情,再無陽光。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