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隨遇而安



陽光很好地躺在開得甚至歡的美人蕉上,壹枚枚豔紅的花瓣,仿若壹絲絲燃起的火苗,咨意地延伸。寬大的蕉葉,棱角分明的葉脈,自由地漫長。草地上是壹塊又壹塊湛藍的天際,遠處高樓將天空切割成不規則的塊塊,恰逢壹大片雲的飄過,雲被分割成壹朵壹朵。塊塊天空,朵朵白雲,給了大地愉悅。

和他走在嵌著卵石的小徑上,狆甴粄茬冬陽籠罩著身體的每壹部分,我陡然感到壹種新鮮,壹種生氣,壹種幸福和活力,我的心如春天草木的萌發,鳥兒的轉啼。我告訴他,以前只是喜歡有月的夜晚,在有水的湖邊泡壹壺新茶,月光如水,看那靜靜流水,不說話的時候常常聞到角角落落漂漾上來的茶香,我喜歡月喜歡月色湖水喜歡在夜間聞幽幽的清香。他壹臉嚴肅地說,看來我還得加倍努力。我不解。他伸出手指點在我的眉心說,努力賺錢去湖邊上買房子啊,這樣妳就可以夜夜坐在湖邊看月光了。盡管我知道這只是壹個不可能實現的夢境,但能親耳聽到從他嘴裏說出來,既便只是壹句空話,也覺得幸福。

我挽起他的胳膊,眼眸滑過了壹道濃濃的甜蜜。他怎麽能知道,我現在多麽喜歡白天,就這個白天,能與他手牽手,肩並肩,踩著灰白相間的石徑小路,漫漫散步,靜靜地體味著冬日裏的祥甯,溫暖的陽光下,只說壹些瑣瑣碎碎的話題,輕俏的語調在甯靜的卵石地上竟有些響亮的感覺。我要把與他所走過的小小的迹全部都儲存起來,終有壹天,我能把它們都串成壹個美麗的風鈴,挂在我們小屋的窗子前,朝夕相對,直到老的頭發白了,老的牙齒全脫落了,仍然能從風鈴聲中聽得出我們年輕壹起走過的路迹。

生命總是積累了壹定的閱曆之後才大徹大悟。

有的時候,會呆呆地望著牆,會突然感到壹種刻骨銘心的悲哀和寂寞,那麽強烈那麽自然那麽原始不可抗拒,我分不清楚快樂和悲哀時的思想那個更真實。也許都是真實的,但我分明更加喜歡悲哀時的思想,雖然疼痛,卻有壹種淋漓盡致的無可名狀的快感。也許這只我情緒上壹時的混亂,也許我天生就是壹個悲傷主義者。

他心疼地對我說,妳就不會學得簡單點嗎?我不能,水壹旦變渾就再也清不了了。這個塵世,雖然也有澄淨的時候,但當人的思想壹旦進入壹種深度的時候,就不可能再返回簡單了。我不許妳悲哀,也不許妳寂寞。他固執地說。我笑而無語,心裏暗語,親愛的,某些時候,請允許放縱我的悲哀和寂寞,因爲這也標志著靈魂的幸福和自由啊。

我像個孩童般跳起身子,掙脫他的手掌,蹲下身子,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挪動著地下的壹些落葉,企圖把它們制作成壹幅美麗的圖畫,可是怎麽也弄不好,左擺右擺,雖然像是壹幅畫的樣子,但總覺得少了點什麽。是不完整。是這樣的。我想,他是實在不忍心看我那副傻樣,顧不上身邊行走的人群,也顧不得形象,依然蹲下身子,和我面對面。

傻鈕,這片擺這兒,這片搭在這片上面,這片朝左,這片朝右。我有點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就是我的那個老實巴交的男人。但他的確做到了,那些零落斑駁的落葉,經過他三下五除二的擺弄,成了壹幅漂亮的圖案。他說,兩個人擺出來的風景,總比壹個人想象出來的美麗動人,兩個人劃船總比壹個人劃船先到達岸邊,兩個人創造生活總比壹個人孤身奮戰更容易獲得幸福……

從地下站起,我動情地抱了壹下他的身子。在我的眼前,只有這個男人素樸的身體,纏繞在我周圍的壹切會都已遠去,只有這個素樸的身體。刹那間,在我的內心裏升起深深的感動,壹縷陽光從天際掠過雲層穿刺樓層折射過來,我的眼前變得模糊壹片,淚,終于撲簌簌流下來,其實,有時,要獲得幸福真的很簡單,如同現在的我和他。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