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家為了幸福去追求

剛來大都市闖蕩的時候,孑身一人,除了一個行李箱裝了一些換洗的衣服和日用品。家就變成了一種奢望,在朋友處打地舖,在十元旅店落腳,每天的糾結就是盡快找到一個工作,找到一個自己的空間,結束這種四處為家看人眼色的落魄境地。

終於找到了工作,住在集體宿舍,雖然三人蝸居一室,總算有了一張憑自己能力獲得的床位。躺在床上,流浪的心終於暫時得到了慰藉的港灣。雖然集體宿捨不能稱為家,但終於有了一個屬於的自己的方寸空間,可以躺在床上自由自在的遐想,甚至做一些關於家的美夢。

隨著時間的推移,職務的升遷,工資已有了一定的增長,借債來大都市闖蕩的我開始有了積蓄,想要一個家的願望變得非常迫切。於是,在公司的附近租了一個一房一廳,雖說房租花去了月工資的近一半,為了有一個屬於自己獨立的空間,為了有一個像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的家,咬咬牙就做了。雖然是租的房子,但第一次在大都市有了家,心情無比的愜意,把這個消息用電話通知了千里之外老家的妻小時,竟然激動的留下了眼淚。

不久,把妻小接到大都市。妻兒沒有來以前,朋友每每問起我家在哪裡,我總是報上老家的地名,而問我住在哪裡就告訴他出租屋的位置。沒有家人的出租屋其實根本不能稱做家,妻兒的團聚讓賦予了出租屋家的含義。妻兒的到來給家帶來的生機,帶了陽光,孩子的歡笑,夫妻的恩愛,家充滿了溫馨和幸福。為了夫妻團聚,為了讓小孩在大都市接受教育,為了家,為了一個完整的家,為了在都市有一個溫暖的家,妻子決定辭掉內地工作和我一起在大都市打拼。

孩子到了上學的年齡了,出租屋的附近有沒有學校,為了幼小的孩子,在一個幼兒園的附近的小區花上半個月的工資的租金租了個一房一廳。搬家的那天,一台小貨車就拉完了我的全部家當。此刻我心中有一股莫名的酸楚,其實在大都市真正屬於家的就是我和妻兒,所謂的家當就是寄存在出租屋的行李,沒有自己的房子,家總是在漂泊。

“孟母三遷”的故事在我的家裡來了一次翻版,孩子上小學、上初中、上高中讓我不斷搬家。為了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砸鍋賣鐵也要當“孟母”。可這就苦了家長,眉毛一樣的工資,怎麼抵得上鬍子一樣的物價,不斷攀升的房租成了家庭最大的負重。經濟的壓力讓家裡少了本來祥和與歡笑,租住的面積也不斷縮水,甚至到了後來承受不了租住獨立的一房一廳的租金,無奈與人合租全家蝸居一室,“小家”變成了苦澀的“大家”。家的樂趣一下子變成了苦楚,排隊上廁所、排隊洗澡、排隊用廚房,漂泊的家變得傷痕累累。

也許困難是人生的財富,蝸居的日子磨練了孩子的意志,出類拔萃的孩子順利的考上一所重點大學。錄取通知書來的那一天,家彌滿了人生最幸福的色彩,十多年的漂泊化作喜悅的淚水。揚眉吐氣的我,當天就向公司請了假,在大都市的郊區遍尋便宜的二手房,準備按揭了一個一房一廳,讓家不再飄泊。
The giant's garden
There is no life, there is no all
一樹菩提花,開在相思的季節
You only live once! Do not live too tired
愛他(她)切記要用心
果然,他做出來
Belgian chocolate stamp has it licked
看電視究竟有哪些危害呢?
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首先要有“流水”
雨和雨天的認識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