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此生心有所憾

生與死之間,夾藏著我對你的愛。我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也不知道該如何去結束。如果曾經有過,我應該能聽得到那澎湃的心聲。難道這一切只是我為自己虛擬的一個世界,我苦苦的掙扎,可你卻在社會的現實裡品著茶,笑看這一場鬧劇。你笑了,但我哭了,哭的那麼的傷心,哭的心碎了,哭的肺裂了。你永遠也體會不到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更不能感覺到我的心海翻滾著對你的濃烈情愛。如果一定要把它釀成一杯苦酒,我願意用手心容下苦澀的烈酒,過濾那些不屬於我的情感。走進一個人的夜,將自己無法抹去的記憶埋葬在你遺忘了的世界裡,讓它去吮吸你眼裡未流出眼眶的淚珠。那裡,應該吹著蕭瑟的秋風,你長長的衣袖飄飛,我睜開眼,推開石棺,享受著有你陪伴的光陰。光陰匆匆,你在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踪,我踏遍千山萬水,也未尋得你半絲足跡。如果可以,我寧願化作一隻蜘蛛,爬上你的記憶,吐出一根根細細的蛛絲,編織出一個能網絡你所有寂寞的蛛網。

從此,你的記憶在我的心裡沉澱,堆積成一座矮矮的墳墓。我用雙手刨開墳墓,在裡面挖掘出一些我的影子。這些影子已經奄奄一息,刺眼的陽光將它們的魂魄灼燒。熊熊的大火就在我的眼裡燃燒著,我乾枯的眼眸再也擠不出一滴苦澀的眼淚。就這樣,我躲在墓碑後麻木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回過頭來,煙已消,雲已散,彷彿從未發生過,只是我的心裡從此缺失了一種會令我心痛的感覺。沒有了它們,我們能活下去,因為被歲月麻痺的身體已不需要情感了。

沒有情感的我以為自己從此可以逍遙於江湖,哪知當自己脫離了情感的束縛便也就變得身不由己了,結果,自己只能像只受傷的杜鵑一樣哀鳴著,希望啼出心裡那口腐臭的惡血。這些血自你消失在我的視線里之後便就死了,它們像你一樣和我撒著嬌,再也不肯像你一樣活蹦亂跳了。其實,流淌才是它們生命不可缺少的運動,而它們因為你,因為我,把生死置之度外。從此,它們不再呼吸這發臭的空氣,它們的心臟也不再按照我對你的愛的節奏而跳動了。它們的生命不應該就此停步,它們應該像你的腳步一樣溫柔的前進,踏起一方塵土,將我對你的愛隱藏在生死之外。

惆悵的心挽不回傷感的情,只能徘徊在你的心門外,等待時光剪輯你的身影,制出一幕幕沒有憂傷的畫面。我想,畫面裡的你應該於萬花叢中,追逐著驚醒了你幽夢的蝴蝶,採摘著喚醒了你情愛的艷花,然後大聲的笑著,奔跑著。如果不是這樣,那我願意攀上一棵直插雲霄的巨松,將日月摘下,藏在你我的心房裡。這個世界只要那些搖搖欲墜的星星便就足夠了,淡淡的星光能照亮一切,能使死寂的夜變得萬里無雲。

也許我的生命中應該衍生出一種傷感的美,只有這種傷感的美才能彈出我心的憂傷。我不願流淚,更不願為誰嘗試撕心裂肺般的痛徹心扉。因為值得我這樣做的人還在我的心裡邁著步,等待我雙手抓住鐵欄去探望。我知道她並不屬於這裡,但我還是自私將她囚禁在我的心房裡。我的心房,不應該是一座囚禁別人的監獄,也不應該是一座埋葬自己的情感的墳墓,而是一座空空的無主之城。那裡有日月輪流傾瀉愛的溫暖,有飄飄飛舞的螢火蟲四處散播情的溫柔。而我的那些骯髒的思想則匯聚成一溝死水,它們涓涓的流著,污染我心裡每一處純潔的淨土。從此,我的全身散發著像血一樣的腥臭味,沒有人願意與我同行。就連你走過我身旁時也捂著鼻子拷打我脆弱的自尊心,意志消沉的我蹣跚而行,路過你的心門,決定不再叩問你的心事。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绍

cleanday

Author:cleanday
Why so seriou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